白粥

低产儿

月华(喻文州篇)古风BG

换了输入法以后更不想打字了

快开学了

填坑

正文:

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,一个不是很豪华的小茶馆里,一位说书人静静的说着他听到的奇人趣事,座下的人在聚精会神的听着,偶尔会有一两句讨论声

此时,一阵推门声打破了馆中的安逸,说书人闻声寻去,只见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,手持折扇走入门中,现着与这茶馆格格不入,见到男子进门后,说书人不语。

"客官,请问您……“店主问到

”清场!“男子身后的侍卫上前将一些银两丢给店主答道

在座众人听后纷纷退去,说书人起身整理衣衫后也准备随人群里去

就在说书人踏出门的一刻,男子说话了

“你就这么讨厌我,连见我一面都不肯?”

“怎么会,你可是当朝太子喻文州啊,像我这种小人物巴结都来不及呢,何来讨厌之说”

“就算你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很恨我吧,害死了你唯一的妹妹”

“早在她出嫁那天他就已经不是我妹妹了,再说那是她自己的决定,与你何干?”

——————(女主出场分割线,以下为女主视角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,那个……大概4,5年前?那毕竟是我活着时的事啊,还真的是变成鬼了以后时间观念也变淡了啊,既然你有兴趣我就讲讲好了

我当时可是都城名扬一方的戏子,就凭我这娓娓动听的戏腔也足够我转吃饭钱了,我那哥哥明明有一副好嗓子却偏要学习什么除妖,从上次出任务到现在都没回来,真让人担心

“该上台了”

“我这就来”

要说我与喻文州的相识,就在这台上。

戏台突然崩塌,是他救的我,这便是相识

之后他也经常来听戏,我也会偶尔与他作诗赋词,这一来二去间便熟了起来

我也知道了他的身份,他要我嫁他我便许了,不过因为身世相差太过悬殊,最终我也只是个妾,就算这样,只要他还爱我我就满足了

——————(出嫁前一天晚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不行,我决不允许你嫁给他”

“哥哥,为什么,你这么反对”

“他是当朝太子,将来要继承王位,成为王的人,站在百万人上,受人景仰;你只是个戏子,名扬一方又怎样,你始终会被人遗忘”

“他说过不介意我的身份,说过会对我好,我相信他”

“够了,你宁愿相信一个无凭无据的誓言也不愿意相信你哥哥我的话,你要是执意嫁他,就别叫我哥了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之后我就离开了家,我穿这一身喜服,坐上了一辆4人抬的轿子,从后门进入太子府,住在西房,一个偏僻冷清的地方,管家说了,我身份太过卑微不适合太过张扬,我认了,只要能和他在一起,委屈点又怎么样。

只是,他怎么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啊,反倒像是……

他很少来看我呢,是因为很忙吗,没事的,我会等待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3月后(接近尾声了啊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寒冬雪,这股砭人肌骨的寒意并没有影响到府里热闹的气氛

“这次是太子要娶邻国的公主,咱们今后唯一的主子,婚礼一定要办的红红火火的”

“唯一的主子?那上一位呢”

“上一位?那个戏子?她身份都没我好还妄想攀高枝,飞上枝头作凤凰?太子殿下大概早把他忘了吧”

邻国的公主很漂亮,倾国倾城,完全不是我能比的呢

所以说,文州,我理解你啊,她那么漂亮,你喜欢她也是应该的啊……

那……我呢……我现在能去哪?

我已经哪都去不了了,与其在这作一个多余的人,倒不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亥时(21~23点),打更人敲响了鸣锣。

如果你能在好好看我一眼就好了,我穿这一身红喜服端坐在铜镜前,背后是熊熊的烈火,疯狂舞蹈,随着风势旋转方向,很快连成一片火海。丈余长的火舌舔在附近的房檐上,又接着燃烧起来,只听得屋瓦激烈地爆炸,瓦片急雨冰雹般地满天纷飞。

”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这么吵“喻文州起身不去,向门外的人问道

”回禀太子,着火了,是……是西房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”太子殿下,前面太危险了,您不能进去“

”奴婢们会在这救火的,毕竟是太子殿下的新婚之夜,太子殿下请回吧“

”里面的人呢?出来了吗?”

“没有,奴婢们发现时已经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晚时间,火灭了,我也随着烟尘消失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女主视角完,回归正题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知道,你是为了她不成为公主的攻击对象才选择冷落她的”

“就算这样……”

“就算这样也救不了她?,这是她的命,你与她,缘分尽了”说完,说书人走出了茶馆,从此不知去向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因果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臣:“太子年龄到选妃的年龄,本国与邻国近年纷争不断,如果太子能娶到邻国公主,结束与邻国的纷争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“

皇上:”你想娶那个戏子,朕同意,不过,3月后你要与邻国公主完婚“

侍卫:“鄙人听说这公主行事向来心狠手辣,恐怕会对您爱的人不利阿”

戏子:“我愿意嫁给你,只要你是真心待我的话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尾声,多年后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多人都知道,当今皇上曾有一位深爱的侧妃,是一个戏子

如果你有胆量去问皇上她的长相,声音什怎么样地,他的回答大都是不一样的,因为这么些年了,他也早就忘了,但有一件事他记得很清楚,那就是他与邻国公主大婚那晚,发生在西房的那场大火,那场大火带走了夜晚的安宁,带走了僻静的西房,带走了都城第一戏子,带走了他最在乎的唯一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讨厌的输入法,明天我就换
没看懂的欢迎来怼
晚安

评论

热度(18)